欢迎书友访问知己阅读

知己阅读

第1749章 二少篇,池家那些事之尹兰溪的生母

作品:宠妻成狂:闪婚总裁太霸道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红鸾心儿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自从醒来,尹正气其实是谁都不相信的!不过,身体已经是风烛残年,而今他光杆司令一个,钱没了,什么都没了,连家都没有了,拖着年过半百的残破身躯,他还能指望谁?

    说白了,这一刻,一丝血脉连着的两个人不过是在无可选择跟无可奈何之举下的互相将就而已

    回到了病房里,尹兰溪跟尹正气盛了一些汤

    汤匙翻搅了几次,汩汩的热气灼烫着指尖,尹正气只是浅浅的尝了一口,脑子里猛不丁地还是窜过了一丝游移:虽然这不是尹兰溪第一次来了,每次汤都很好喝,但每次他的第一反应都是怕汤里有毒

    再一次地,也不知道是看出了他的心思还是真的闲着无聊,尹兰溪也盛了一小碗,慢慢地喝了起来

    两父女看似父慈女孝,其实,还是已经隔了一层肚皮

    ……直至两人都放下了汤碗,池爸爸才忍不住道:“兰溪啊,最近新闻上说允城首富来了青城,原本是过来嫁女儿的,可后来这个千金失踪了还是被绑架了,这个事儿你知道吗?”

    抬眸,尹兰溪很诧异地看了父亲一眼:都自身难保了,他还有心思在意别人?

    “嗯~”应了声,尹兰溪不冷不热地道:“看到过!婚礼还挺轰动,青城很多有名的人物都去了,网上有消息说据那天参加婚礼的人说婚礼就有些怪,说是新娘子可能恐婚吧,离家出走了~也有说其实是被绑架了的!”

    具体的不知道!突然“啪”地一声瓷碗破碎的声音传来,尹兰溪的思绪被打断,抬眸就见尹正气的脸色竟然青白了一片:“爸?

    你怎么了?

    你认识这家人吗?”

    他怎么这种反应?

    吞咽着口水,唇瓣抖动了下,尹正气很用力地摇了摇头:“不~不认识!”

    但吞吞吐吐的嗓音俨然已经泄露了他的真实心思,捡起地上破碎的瓷片,尹兰溪不经意间一个胎膜,发现他的手竟然是紧张地攥拧着被角的,眸色不自觉地就顿了下:他这是紧张?

    或者担心?

    坐下,尹兰溪的面色却瞬间恢复了平静无波:“爸,有件事我想求你——”“呃?”

    明显慢半拍地,回身,尹正气的身躯却明显紧张的一崩,眼神间的警惕与忌惮显而易见:“什么事?”

    苦涩地扯了下唇角,尹兰溪道:“爸,有件事我一直没告诉你!”

    说话间,她已经摘下了头上的假发,假发之下,是寸草不生的光头,瞬间,尹爸爸惊得目瞪口呆,半天都没说出话来

    像是什么都没发生、没看到一般,很平静地,尹兰溪又把假发戴了上去:“我检查出了肝癌,早就是晚期了,原本说是活不过半年!没想到治疗效果还可以,竟然一直拖到了今天,因为长期化疗,我的头发早就掉光了!医生说可能是我比较幸运,也可能是我的意志起了作用,所以效果不错,能多活个一两年,但只能控制,已经无法手术,也不可能治愈!现在的每一天,我都是捡来的!爸,我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在自己入土之前你能醒过来——”“兰溪?”

    震惊不已,这一刻,尹正气的眼底清晰地闪过一丝痛楚,殊不知,尹兰溪希望他醒过来并不是因为什么所谓的孝心,而是因为自己此生最大的遗憾:她已经悲剧了一生,她想在死前死个明白!每天居然都是在等死,她的人生多可笑?

    但苍天就是这么狠厉,剥夺了她本该美好的一切,留给了她一个痴傻的儿子跟一个差点半身瘫痪的父亲,还给了她一身等死的病!这半年,天知道她过的是什么日子

    她是个病人,却还要照顾一个孩子跟一个曾经说话都不利索会流口水的老人!有时候,她真想一刀子解决了他,可她也知道,一切也许都是命运的安排,老天让他醒了过来也许就是给自己解惑的!而经过这小半年的恢复,他的确已经正常了不少!也亏地他醒过来,她才知道他还有套房子有点家底,才能勉强支撑他们到现在!而今只剩下最后这一个心愿了:“爸,我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

    她现在还活着吧?

    她在哪儿?

    我想在死能前见她一面!这是我活着唯一的心愿了!”

    她真地很想去问问那个女人,生了一个死胎她什么感觉?

    做了父亲一辈子名不正言不顺的小三,她有没有后悔过?

    她要亲口告诉她因为她跟父亲造的孽,被他们算计伤害了一辈子的原配是怎么算计他们的亲生女儿、这些年怎么利用她、折磨她、毁了她一辈子的!她还要亲口告诉她,如果有下辈子,如果可以投胎,她要做她的母亲,把这辈子她给她的伤害十万倍的全都还给她!她为了尹家,为了自己所谓的父母,为了一片孝心,牺牲了所有,做着他们的乖女儿,放弃了封以漠,可最后她得到了什么?

    因果报应而已!她现在不恨封以漠对她的薄情,不恨他的移情别恋,也不恨简梨诺,不恨她的养母,她最恨的是小三跟贱男,所以,她最恨的是生她的亲生父母,她再也不想去做什么小三了,如果有下辈子,她宁可做尼姑也不会再去做插手别人婚姻的小三小四,她就是小三活生生的下场

    什么爱情里不被爱的那个才叫“小三”,一个没有责任、不懂责任的人根本不配有“爱情”也配有“婚姻”,不爱为什么要结婚?

    所以这一刻,如果有一把刀,她最想扎进的便是尹正气跟她亲生母亲的心窝!她恨他们!恨他们的自私生了她!恨他们的无情算计了一个善良的女人,让一切恶果报应到了她的身上!恨尹正气的无情,同样是血亲,却因为母亲的不同而有所偏颇!他这种人,根本就不配有孩子,就该孤独终老!所以,她,尹兰溪,的确是该死!“……”一句话,把尹正气问住了,望着她充满渴求的眸子,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爸,我已经没有多少日子好活了,你告诉我,她到底是谁、在哪儿好不好?

    我知道你一定是知道的!如果你是怕我破坏或者影响她的正常生活的话,我保证不去打扰她、不认也可以!哪怕偷偷地只看她一眼也好……我只是想在死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到底是谁,不想死了还是缺失的孤魂野鬼~”拳头紧攥了下,不知道为什么,尹兰溪感觉她的亲生母亲也许过得很好也说不定,否则,这么多年,她怎么可能安安静静地没来打扰父亲的生活?

    否则,她不可能一点蛛丝马迹都不知道!直至事发,她都从未想过自己的亲生母亲不是亲的,她这一生是被自己的亲生父亲跟养母在算计的!甚至在这儿之前,她都不知道,温柔贤惠的养母对父亲都是虚情假意,两个人二十多年的婚姻,竟然只是表面的一场戏,根本不是她所以为的夫妻恩爱

    她一直以为自己的家庭虽然不完美也是完整、和谐的!可是,现实不止是狠打了她一个耳光,而是活生生地剥掉了她一层皮!“爸?”

    他能完成她最后的这一个心愿吗?

    指甲不停地用力扎着掌心的嫩肉,一次又一次地,尹兰溪心知肚明他能,目带哀求地看着一路静默的他,心底的不甘也随着时间分分秒秒地流逝窜动起一股股浓烈的恨意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尹正气才轻咳出声:“咳咳,我尽量试试安排下吧!给我点时间——”“谢谢爸~”瞬间笑靥如花,尹正气却不知道尹兰溪恨极了他这明显带着为难的一声,更不会料到,此时这个比他更濒临油尽灯枯的女儿,原本已经坐等死神的心在他这犹豫的一声中又滋生起了回光返照的恨意:呵呵~这就是她的亲生父亲!连她这个将死之人的心愿都还要考虑、斟酌、掂量!唇角始终挂着笑,尹兰溪却从尹正气的反应中加深了一个认知:在他的眼中,只有那个他爱的女人!其他任何人,包括他名正言顺的妻子、亲生儿女,在那个女人面前全都不值一提!哪怕她——他心爱的女人生的孩子,其实也一样!他会想这么久,肯定是为那个女人在考量吧!他是要征求她的同意还是两人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或者她有着什么很特别的身份局限?

    总之,一定有蹊跷!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人?

    有什么魔力?

    归根结底其实还是一句话:两个同样自私自利、眼中只有自己,没有别人的混蛋跟人渣!这一刻,新仇旧恨,尹兰溪积累了一辈子的怨怼在心头已经炸开了锅,走出医院病房的时候,她的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这两个最该千刀万剐的人渣,都是因为他们的冷血、自私跟不负责任毁了养母的一生,才造就了她此生不能挽回的悲剧,就算死,她也一定会让两人遭到报应、拽着他们一起下地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