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知己阅读

知己阅读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不用害怕

作品:诸天武道从武当开始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食盒

    独孤一鹤眼中精芒隐现,右手缓缓握住黄铜剑柄,一股沉重如山的气势缓缓展开。

    他明明用剑,却气势如山。

    他此时终于是认真了起来,这个年轻人手中的功夫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狮子搏兔犹用全力,独孤一鹤纵横江湖几十载,对每一次斗争都极为小心,这是他多次险死还生得出来的经验,即便是对手不如你,也要全力搏杀。

    阎铁山肥胖的身躯无声后退,眼神闪烁,对于这位神秘的主上,他心中既畏且惧,但又忍不住想要探知其深浅,以图想要知己知彼,摆脱身上的枷锁。

    戴道晋心灵活泼泼,对于前后两人的精神波动,如观掌上纹路。

    没有理阎胖子的小心思,此刻他全部精气神都隐隐锁定了独孤一鹤,银白色的双眸如漩涡一般,心神之力汨汨而动。

    独孤一鹤心中一凝,他明明眼中看到的只有一人持剑在他身前,但心中传来的警示却告诉他,他的左右、背后,都有人拿剑指着他。

    密林深处,枝繁叶密,连月光都只有零星的几点洒落下来。

    一只地上的枯叶无风自动,打着旋儿漂浮起来,在两人中间,忽高忽低的飘动。

    “嗤……”

    无声无息间,树叶被无形的剑气一分为二,两个半片的树叶犹如人身首异处。

    一分为二的树叶,登时快速旋转,如两道箭矢一般,破空刺向独孤一鹤。

    独孤一鹤眼中闪过精光,余光瞥见,不知何时,四周地面上几十片枯叶,不知何时,早已悬浮在半空,和这片一分为二的树叶一样,往他身上激射。

    “嗤……嗤……”

    破空声不断响起。

    “锵”

    “锵”

    天地间猛的一亮。

    那是剑光。

    剑鸣,刀吟。

    阎铁山瞪大了眼睛,刺目的剑光让他的眼睛流下泪来,但仍是死命的盯着。

    “叮”

    “叮”

    犹如放慢了动,戴道晋和独孤一鹤两人,一人手中长剑如一泓秋水,一人手中长剑黄铜剑柄,剑锋闪烁着冷芒。

    第三次交击在一起,“叮”

    “砰……砰……砰……”

    两人手中的剑器,承受不住两人的气劲,双双崩碎,往地上散落。

    戴道晋眼神冰冷,移形换影,右手一捞,食指和中指夹住崩碎的剑尖,瞬间来至独孤一鹤身前,往前一送。

    剑尖处,剑气吞吐。

    独孤一鹤只觉喉间一凉,不由后退两步,刚好抵住身后的大树。

    他低头看着那露出的断剑,很熟悉,那是他曾经无数次擦拭过的佩剑的一部分。

    喉咙处并无鲜血渗出,森森的剑身仍洁白光亮。

    剑身冰凉,刺骨,刺入了他的灵魂。

    他已经很多年未曾感受过寒冷的滋味了。

    他抬起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年轻人,眼中突然闪过一丝丝迷惘,又好似有一丝解脱,瞥了不远处一脸惊色的阎铁山,心中不由想到,若是刚才我答应了,会如何?

    世事没有如果,独孤一鹤的眼神慢慢涣散,变的死寂。

    戴道晋摩挲了食指,心中微微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收拾一下。”

    阎铁山听了,回过神来,忙道:“是,主上。”

    话音未落,再看已不见人影。

    阎铁山走到独孤一鹤身前,望着这个老熟人,心中不由的叹了口气,随后捡起地上崩碎的长剑,收拾了一下,也纵身离开了。

    ……

    戴道晋返回花满楼的住所,处理妥当后,刚躺下休息,突然心中一动。

    “吱呀”

    门被打开,月光洒落了进来。

    一身绿水长裙的窈窕女子走了进来,站在屋内,也不说话。

    戴道晋适时的坐起,学着花满楼的口气,淡淡道:“是哪位朋友深夜到访,花某未能远迎,实在失礼。”

    女子幽幽的叹了口气,“你连我也不记得了吗?”

    戴道晋佯装惊喜,下床走到女子身前,“飞燕?”

    上官飞燕望着面前的这位花家七童,心中有些得意,但面上却带着淡淡的忧伤,“你还记得我?”

    戴道晋走近了几步,看着面前这个女子,时而上官飞燕,时而上官丹凤,也不失为一个有心计的女人,只可惜太过虚荣,手段也太过稚嫩。

    戴道晋视线隐蔽的落在上官飞燕那白嫩的脖颈上,轻声道:“这么久你都没有来,我以为你……”

    上官飞燕道:“你以为我死了?”

    戴道晋沉默,没有说话。

    上官飞燕幽幽道:“我要走了。”

    戴道晋语气中有些不舍,“你要去哪?”

    上官飞燕突然话语中带着些许颤抖和恐惧,“我要去一个不得不去的地方,如果不去,我会死的。”

    戴道晋眼底闪过一丝银白,猛然踏前一步,一把将上官飞燕露在怀中,抱了个芬芳满怀。

    他鼻尖闻着对方头发的香味,道:“不要走。”

    上官飞燕先是一惊,随后身子放松下来,眯着眼睛似是享受着爱人的温柔,低声道:“我也不想的,可却非走不可。”

    戴道晋下巴感受着对方柔嫩的脖颈,沉声道:“你不用害怕,有我在,没人能伤害你。”环住女孩的双手下移,触摸到了两半柔软,带着惊人的弹性。

    上官飞燕身体一僵,猛地推开戴道晋,沉默不语。

    戴道晋也不说话,反正他是个瞎子。

    房间内一片沉寂,只余月光洒落,朦朦胧胧。

    一声轻响,上官飞燕身影消失不见。

    戴道晋原本空洞的眸子陡然变成了银眸,嘴角微弯,摩挲了下手指,指尖仍余那滑腻的触感。

    随后,右手一挥,关上了房门,转身躺下休息去了。

    ……

    第二天,苏少英早早起床,在客栈后院练过剑法后,才去给独孤一鹤请安,顺道请师父下楼吃早饭。

    站在门前,苏少英敲门,等了半晌无人应答。

    推门而入,房内无人。

    苏少英皱眉,但心中却并无担心,在这城内,能杀师父的还没有。

    换洗的衣衫还在,或许师父有事离开了。

    于是他下楼,独自去吃了早饭。

    他从白天,等到黑夜,仍是不见独孤一鹤的身影。

    但他的心中逐渐蒙上了一层阴影。

    客栈的大厅处,苏少英兀自坐在那里,身子挺得笔直,等着独孤一鹤,他决定今夜再不见到师父,便出门去找。

    这时,三四个身穿皂衣捕快走了进来,神情疲惫,嚷道:“小二,赶紧上酒菜。”

    小二大声道:“几位大爷,您稍后,酒菜马上就来。”此时天色已晚,但这几位乃是官差,不敢得罪。

    其中一个年轻捕快将佩刀放在一旁,道:“今天真是累死了,咱们这已经多久没发生命案了,上一次还是三年前了吧。”

    另一个中年捕快应该是个头领,脸色稍严肃,道:“那人死在城外密林,又是中剑而死,多是江湖仇杀,这案子也是交给六扇门,我们打打下手罢了。”

    年轻捕快点了点头,感慨一声,“看那人穿着,也不是普通人,却无声无息的死在了那密林里,唉。”

    不远处坐着的苏少英眉头一跳,心中的不安更甚,站起身来,走了过去,抱拳道:“几位,不知那人长得什么样子?”

    年轻捕快皱眉,刚要呵斥,瞥见苏少英手里的长剑,顿时声音缓和道:“这是机密,不得外传。”

    苏少英一脸沉色,“家师外出,整日未归,在下心中有疑,还望告知。”

    中年捕快神色一动,他们的上司还在调查那死人的身份,那尸体若是此人的师父,自己倒是立了功。

    于是道:“那人年龄约六十岁,是个老者,哦对了,他死的时候,手里握着的是一个黄铜剑柄……”

    苏少英听了,脸颊一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沉声道:“劳烦官爷带在下去看一看。”

    。手机版更新最快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