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知己阅读

知己阅读

396.艰难的抉择

作品:大明海殇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就差一杯

    目送着保罗*拉卡斯远去,我的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受。忘记是哪位哲人说过,对待仇恨的人,最好的让自己解脱的方式就是宽恕他。

    我不知道这样想到底对不对,但是在他走了之后,我的内心似乎真的平静了不少,说不清楚原因,但事实如此。

    九鬼政孝等人随即也离开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在屋里,默默的看着手边的绿石。

    我知道,这是钥匙的一部分,只要把它和我的坠子合起来,我就能离我的回去的梦想更进一步!

    轻轻的,我用右手捏起了半块绿石,左手从怀里拿出坠子,当我将二者缓缓靠近的时候,它们就像是重逢的亲人一般,爆发出璀璨的光芒!

    我几乎被那五色的光芒照耀的睁不开眼睛!但我依然尽力的望着那逐渐融为一体的石头坠子,生怕错过一点细节!

    我的耳边仿佛响起了剧烈的风声,随即再次置身于那奇异的空间之中!强烈的拉扯感再次传来,我知道就是这个感觉!

    随之而来的,是我面前不远处逐渐显现的神奇大门!

    是的!大门如期而至,上面璀璨的闪耀着五个亮点,只剩下最后的两个凹槽还暗着!

    我知道,那是最后的两块石头,只是我现在毫无线索。

    大门出现了,那么那个人——我是说,我的父亲,是不是也会出现在这里呢?

    我按捺住内心的激动,扬声问道:“父亲!你在吗?我又找到了一块石头!”

    片刻之后,父亲的声音仿佛从天边响起:“是的!我在这里!孩子!”

    我的内心一阵火热,父亲随即开口道:“你做的很好!孩子。我为你骄傲!”

    对待儿时带着我亡命天涯的父亲,我的心里一直怀着深深地敬重和遗憾,因此对他的赞许之语,我只觉得一阵发自内心的激动!

    忍耐了良久,我才开口说道:“父亲,剩下的两块石头到底在哪里?”这才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谁知父亲不答反问道:“启蓝,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好吗?”

    我不知道他要问什么,但依然点头郑重的道:“好!”

    父亲的声音非常的诚恳:“启蓝,在你找到所有的七块石头之后,的确可以拥有回到现代的机会!但是!”

    听到前半段,我的内心一阵狂跳,可是听到这个“但是”的时候,我知道事情没有这么简单,便让自己尽量冷静下来,长出了一口气,静静的等待着下文。

    “但是,你回去之后,就再也回不到这个世界,这个时空,你会和这里的所有人、所有事,所有的一切阴阳两隔,你……依然愿意回去吗?”

    “我……”父亲的话让我内心猛的一沉!我只觉得内心一阵搅动,随即大声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再回来?我经历了这么多,为什么?”

    父亲的声音里满是遗憾:“很抱歉,我的孩子,我知道这很残酷,但是事实就是如此!我想尽办法,最多也就是像我现在这样,让自己的意识回到这里,仅此而已。”

    我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到大明之后不过八年时间,但是却比我之前三十年过得要有意义、有价值的多!

    在这里,我为自己而活,我找到了自己的真爱,找到了自己的事业,也找到了一群值得我珍惜的人!

    可是,在前一世的现代世界我还有血仇没报,还有母亲没有找到,还要找铃木叔叔当面问个清楚——你为什么要出卖我?

    一瞬间,我觉得自己的内心仿佛被撕裂了一般,陷入了深深的苦痛和彷徨!

    为什么!为什么!我这么努力,付出了这么多,现实却给了我一道这样残酷的选择题?

    我到底该怎么选择?谁又能告诉我呢?

    我紧握着双拳,死死的咬着牙,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长久的沉默,我和父亲都没有开口。

    过了很久,我觉得几乎有一个世纪那么长,父亲的声音再次传来:“启蓝,其实你完全不必这样烦恼。”

    我疑惑的抬起头问道:“什么意思?”

    父亲的声音里充满了歉疚之意:“爸爸无能,从你小时候就没能给你一份安宁,给你一个美好的童年。从我离去开始,你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委屈才走到今天,我没有道理让你放弃这些,承受更多的痛苦。这……不是我想看到的。”

    这一瞬间,我只觉得喉头彻底哽住了,呼吸都变得困难!眼眶发红,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打转!

    这些年来,我逼着自己坚强,强迫自己成为现在的自己。用现代人的话说,如果不是生活所迫,谁愿意把自己整得一身才华?

    我承受的,我坚持的,都是别人所不知道的。遇到的事情,能做到的就做到,做不到的就想办法做。

    来到这里之前,我没有童年,没有快乐,没有自己的生活。我为了找到母亲,为了复仇,我把自己变成了单纯的机器!

    我喜欢这个世界,舍不得这里的人,这里的事,这里的一切!

    可是,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我真的可以为了自己的快乐,就放任过去一直存在的、活生生摆在那里的事实置若罔闻吗?

    父亲的开脱并没有让我变得轻松,而是更加心情沉重!

    我不由得喃喃道:“这算是什么建议?难道要我做一只把头藏在草垛里的鸵鸟吗?”

    父亲不由得哑然失笑,轻声道:“我的意思是,距离找到剩下的两块石头还有很长一段时间,你其实大可不必如此着急,我的儿子!我之所以告诉你这些,其实就是给你打个预防针,至于到时候你如何选择,我都支持你!”

    “让自己的孩子幸福,是一个父亲的最大心愿。”

    我再次长长呼出一口气,交给时间,这似乎是最好的办法了吧。

    于是我抬起头,望向那虚无的高空,那里隐隐约约有一个旋涡般的东西,又像是一片星河,轻声问道:“父亲,你还好吗?”

    父亲的声音里饱含着笑意:“我很好,我的孩子。感谢你付出的一切,我没有想到你会这么优秀,我很欣慰。”

    我也笑了笑,尽管觉得鼻子酸酸的,但是依然笑的很愉悦:“只是努力的结果罢了,没什么值得夸耀的。”

    父亲赞许的“嗯”了一声,再次开口道:“你已成变成一个成熟的男人了,启蓝!你比父亲更优秀,这是真心话!”

    我点点头,继续问道:“剩下的两块石头在哪里?父亲,你告诉我,我去找!”

    谁知父亲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这七块石头,其实不过是神识的结晶,它们没有固定的形态,也没有固定的位置。只要你遵循自己的心,勇敢的向前走,就一定能找到想要的东西。”

    看来父亲也不知道这些石头在哪里。不过他说的有道理,之前这些石头的获得都是突如其来的,我并不知道在哪里可以得到这些,也不知道怎样才是正确的途径。但是当我完成了一定的事情之后,它们似乎就那样出现了,毫无征兆,却明明白白。

    我望着虚空,大声道:“放心吧,父亲,我一直在前进!总有一天,我会找到所有的钥匙,打开那扇穿梭的大门!”

    “我等待着!我的儿子!”父亲的声音似乎越来越远:“希望再看到你时你能依然健康平安如此,孩子,保重!”

    说完,那种时空的强烈拉扯感再次不期而至,我在虚空中宛如一支大海怒涛中的小船,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的身体,却又心知肚明自己是安全的。

    “你也保重!父亲!”我喃喃的说着,远远的似乎传来一声轻轻的“嗯”,我知道,父亲听到了。

    不知过了多久,我又回到了位于都柏林的屋子里,或者说,我从来没有离开过这里。

    也许只是时间的一个错位,也许是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猜不透的力量在用这一切,总之它发生了,十分自然的发生了。

    轻轻的攥着手中的坠子,我似乎能从上面感受到一丝丝时空的悸动,而在绿石变得完整之后,我真切的感受到——坠子变得不一样了!

    红色的石头似乎让我生命力更加顽强,白色的石头让我似乎更加耳聪目明,黑石头让我的攻击附着了腐蚀和切断效果,紫色的石头带给我的目前还不清楚,我只是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最近的运气十分不错,难道紫色带来的是这种玄学效果?

    那么绿色的石头呢,它带给我的是什么?我试着将意识探进坠子内部,尤其是向着绿色的部分探了过去,绿色的石头开始闪烁起莹莹的绿光,煞是好看,但是到底有什么用我却并不知道。

    就在这时,我觉得胳膊上一阵麻麻痒痒的感觉,惊奇的抬起胳膊,只见之前在海战中被木屑、铁片、弹药碎块擦破的伤口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而那些已经结痂的地方则在迅速的长出新的肌肉和皮肤!

    难道......难道就像卡拉西姆的能力,绿色的——我是说,完整的绿色石头带来的是治愈的能力?

    我立即掀开自己的衣服,让我瞠目结舌的事情正在发生——我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正在恢复、变淡、消失,就连多年前与鞑靼人战留下的疤痕都很快消失不见了!

    真的可以治愈?这......这太神奇了!

    我的心里随即电光火石般的闪过一个人——鸢!

    有了这个能力,我是不是可以治好她?

    是的,我一定能!一定能!

    喜悦之情让我几乎发狂!我狂奔出门,大声喊道:“政孝!政孝!”

    九鬼政孝正在不远处默默的擦拭着兵刃,听到我的呼唤立即跑了过来,急声问道:“怎么了?先生?”

    我抓住他的胳膊,急切的问道:“有没有鸢的消息?哪怕是线索?”

    九鬼政孝还没回答,却听门口传来一个女声:“有的,启蓝。”

    我急速扭头,却看见一个完全没想到的人出现了——是华梅!

    她离开了这么久,今天忽然回来了!而且听她的意思,似乎是找到了鸢的下落!

    我几步冲到华梅的面前,激动的就要开口,却见华梅正面色复杂的望着我。

    我顿时心里一阵悸动。是啊,按理说华梅才是我正儿八经的未婚妻,如今久别重逢,我没有问她半句好不好,便要询问其他女人的情况,于情于理都是说不过去的。

    于是,我望着华梅晒黑了不少、却清丽依旧的脸庞轻声问道:“回去这么久,一切还好吗?”

    华梅似笑非笑的道:“你是问我,还是问其他?”

    我无奈的苦笑道:“主要是问你。”

    华梅莞尔一笑:“如你所见,我很好,不过......”她的面色有些黯然:“戚都督最近身体状况很不好,我估计......你当时所说的,他的大限即将到了!”

    “啪!”我手中捏着的石头坠子骤然落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