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知己阅读

知己阅读

第四百九十七章 不认

作品:谋断九州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冰临神下

    驿站外面停放四五辆马车,由百余名士兵护卫,身穿长袍的寇道孤鹤立鸡群,微微仰头,遥望远方,不知在看些什么

    七八名书生装扮的男子站在寇道孤身后,个个眼观鼻、鼻观心,显得十分顺从与恭敬

    徐础居然认得他们,这些书生全是范闭在思过谷里的弟子,安重迁、严微、于瞻等人皆在

    徐础停下脚步

    寇道孤手脚不动,目光也不动,安重迁稍一犹豫,前行几步,来到徐础面前,“芳德公主在此,徐先生要见一面吗?”

    “范门正统不会再有争议了”徐础微笑道

    安重迁脸上一红,硬着头皮回道:“范门正统以天下为念……”

    “请引路”徐础道,没有太为难对方

    安重迁转身引路,众书生也都学寇道孤的样子,目光转向远方,只是神色有些躲闪,做不到“圣师”那般坦然而高傲

    安重迁将徐础引到一辆车的后面,侧身让开

    徐础等了一会,上前轻轻掀开厚重的帘子

    车里坐着三名女子,两老一少,少女看向徐础,满脸的紧张与惶恐

    两人互视良久,徐础轻叹一声,“公主一路安好?”

    少女轻轻地嗯了一声,点下头,似乎要哭,但是强行忍住

    “公主放心,我……”徐础又叹一声,他现在的任何许诺听上去都像是笑话

    少女开口道:“金圣女与尹大人尚与敌军鏖战,亦请公子放心”

    “我刚刚听到消息,凉州杨家参战,击败了塞外诸部”

    少女露出一丝微笑,“公子的消息比我还要灵通,阿弥陀佛,曹将军总算没有白死”

    “曹将军战亡了?”

    “嗯,他说必须如此,多亏了他的,其他人才能……”

    安重迁得到示意,上前放下厚帘,“我们还要赶路”

    徐础拱手道:“多谢”

    “要谢就谢寇圣师”

    徐础来到寇道孤面前,再次一拱手,说道:“多谢”

    “总得让徐先生看一眼,单于一心要替贺荣平山完成婚事,徐先生以后怕是没有机会再见到芳德公主了”

    “寇先生一时得意,以后有何颜面与天下士子论道?”

    “得天下者,亦得天下士子,我凭此论道”寇道孤扭头看一眼众书生,“或者应征为兵卒,或者随我习圣贤之道,他们都已做出选择”

    书生们个个面带惭色

    徐础又一拱手,“范先生泉下有知,应当满意了”

    寇道孤向带队将官点头,车辆缓缓出发,书生们纷纷登上其它马车,寇道孤最后一个上车,独占一辆,向站在道边的徐础道:“这才只是开始”

    徐础什么也没说

    寇道孤一行人远去,周元宾从驿站里走出来,“不在驿站休息,他们这是要走夜路吗?”

    “只要有选择,寇道孤绝不愿与我共处一地”

    “这位寇先生的气性可真大,可中宫说他今后前途无量,我想与他结交,却一直不得其法”

    “周参军只需声称与我有仇,就可以了”

    “呵呵,我现在倒也不着急”周元宾望着远去的队伍,“堂堂的天成公主,居然沦为俘虏、为人殉葬……真是可怜可叹”

    “嗯”徐础语气平淡,像是在强行镇定,又像是毫不关心

    他两种心情都有,因为坐在车中的少女根本不是芳德公主,而是公主身边的丫环缤纷,最让他惊讶的不是缤纷冒充公主,而是安重迁等人居然都不戳破真相

    张释清住在思过谷里的时候,经常抛头露面,从不避着任何人,众书生很可能见过她,尤其是于瞻,肯定认得公主,却一言不发

    看寇道孤的样子,必不知情,他前去思过谷挑战时,曾与公主同行,但是当时人多,他又一身傲气,对当时的世子张释虞尚且不怎么折礼,对混在一群女子当中的公主毫无印象,并不奇怪

    “徐先生有办法救公主一命吗?需要用到我的话,尽管开口”

    虽然那是侍女缤纷,徐础也不愿看她被杀死,“想改变单于的决定估计很难”

    “殉葬的事就不要想了,除非单于看公主貌美,自己要娶,否则的话,绝不会开恩”

    徐础突然想起渔阳王张庚,不知道那个孩子是否认得自己的姐姐,他似乎不会守秘,一旦开口说出来,将被处死的就不只是缤纷一个人了

    “如果周参军能给公主保留一些尊严,足感大恩”

    “这个我可以想想办法”周元宾侧身道:“进去吧,外面太冷”

    “我站一会”

    周元宾没有强求,留两名仆人盯着徐础,自己回屋饮酒取暖,心里想的全是单于夫妻,早将“芳德公主”抛在脑后

    多半个时辰以后,徐础回到屋中,坐在凳子上,不言不语

    周元宾已有三分醉意,开口道:“想救公主一命,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是徐先生亲自出马,劝说单于改变心意,至于如何劝说,徐先生比我明白”

    “单于并非真心需要我当他的谋士,只是要让外人看到我向他俯首称臣,并不会因此改变心意”

    周元宾笑道:“单于是有这个习惯,别人越不愿意,他越要勉强但是一样,单于做给别人看,徐先生何不有样学样?你现在什么都不做,公主死后,人人都说你无情无意”

    “我的名声早就毁了”

    “徐先生自己决定吧,也就是这两天,襄阳之战一结束,单于必然乘兴祭奠贺荣平山”

    周元宾继续自斟自饮,突然笑道:“徐先生其实并非什么都不做,你劝我做那件事,有一点是为了公主吧?毕竟单于一出事,殉葬就不是当务之急了”

    徐础挤出一丝微笑,没有回答

    周元宾却生出感慨,“要说聪明,徐先生是真聪明,早早谋划,别人以为你做这件事,其实你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我差点上当,差点上当啊,中宫提醒得对,徐先生嘴里说出的每一个字都不能信刘有终当初怎么说徐先生来着?闭嘴治世,张嘴乱世,还真是没错,哈哈”

    徐础根本没在听,心里还想着如何能救缤纷一命

    外面天色渐暗,周元宾吃饱喝足,唤来仆人点燃蜡烛,起身伸个懒腰,“徐先生还是吃点东西吧,有我在,至少是好酒好肉,等我离开,徐先生未必还有这么好的待遇”

    徐础笑了笑,“正好提前习惯一下”

    周元宾摇摇头,示意仆人收拾残局,又伸个懒腰,“屋里憋闷,我出去走走”

    主人一出屋,两名仆人互视一眼,露出心照不宣的微笑,驿站里关着一批被俘的百姓,其中有数名妇人,必然引起周元宾的兴趣

    仆人将桌面收拾干净,退出房间

    徐础守着孤灯,心绪起伏不定

    房门突然被撞开,周元宾被仆人扶进来,脸上带着血迹

    徐础吃了一惊,起身让开

    周元宾大声怒道:“好个贱婢,下手真狠,我要杀了她,杀她全家,一个不留!”

    仆人连连称是,用绢帕给主人擦拭脸上的血迹,干净之后,露出几道深深的指痕

    周元宾要来铜镜,照了一下,心中更怒,“最毒妇人心,留长甲指者尤其狠毒还站在这里干嘛?去请百骑长来,让他给我报仇”

    仆人领命而去

    徐础道:“周参军不宜动怒”

    “看看我的脸!”周元宾一向客客气气,这次没能忍住,“这个贱人我一定要杀,你不必劝我,有话留着对单于说吧”

    “周参军虽是贺荣部贵宾,但是无官无职,擅自杀人,消息传扬出去,必惹单于忌惮”

    “一名女俘而已,即便是一名贺荣兵卒也能杀她,何况是我?”

    “兵卒能杀,周参军不能,单于自己嗜杀,必然不喜欢别人夺他的兴趣,尤其是眼下这种时候”

    周元宾依然满面怒容,可是百骑长到来之后,他的语气却缓和下来,用贺荣语交谈几句,亲自送客到门外,回来恨恨道:“我不杀这个贱人,也要让她受些苦头”

    徐础轻叹一声,他一个人也救不得

    周元宾坐下,又拿起镜子左照右照,“千万别留疤痕”

    外边天色已经很暗,周元宾起身道:“休息吧,明后天消息一传来,估计咱们就得上路”

    房门被人撞开,外面的寒风猛地涌进来

    周元宾心情不佳,怒道:“又来擅闯,真以为我不敢杀……什么事?”

    仆人惊慌失措,“外面来了一大队人马,说是要救父母妻子……”

    “俘虏全是百姓,来的也是百姓吧?正好……”

    周元宾话未说完,一支火箭从外面射进来,正中窗棂,很快燃烧起来

    徐础一直坐在床沿上,起身两步走来,“来者不是百姓,周参军性命忧矣”

    “啊?是为我来的?不是要救父母妻子吗?”

    又有几支火箭射进来,叫喊声骤起,显然是驿站兵卒与外面的人交战

    杀声不断,火越烧越大,周元宾与徐础跑出房间

    驿站不大,到处都有火苗,眼看就要连成一片,时不时仍有火箭射进来

    连周元宾也不相信救人者是百姓了,急道:“难道……外面有多少人?”

    仆人瑟瑟发抖,“我没看清,好像不少”

    驿站大门被撞开,一群人冲进来,手持刀弓,见人不是砍就是射,嘴里大喊:“救人”语调古怪,的确不像是中原人

    周元宾一下子坐在雪地上